Monday, July 25, 2011

My favorite firework - Madison 4th July firework

I can still recall how's that summer we sat on the lake shore to watch the firework.

Rhythm and Booms

當我和別人意見不同的時候 黃郁珊

She is young but her writing is pretty good. Share this for you my friends.

當我和別人意見不同的時候 黃郁珊

世間浩渺,我們在其中浮沈。身在人世,必有人群相依存,
無法完全脫離群眾獨生,亦不可能任何事皆隨波逐流。
獨立思考的自主個體,也必有自己想法與意見。

 曾經,我和父母這樣強烈爭執過。猶憶當時,父親仍在從事「魚塭」的工作。
祁冬寒風冽骨,魚蝦無法抵禦,他便是如此無奈而堅忍的看著群斃的魚蝦,
紅磚堆砌而成的工寮邊,父親瘦削的身影格外蕭索,格外的令人辛酸;
颱風夜裡,枝葉嗤咯作響,暴雨斗(應為「豆」)大的雨珠清晰打在玻璃窗
外,滴滴、滴滴,狂風呼號未止,我仰躺在床上,昏黃的燈光,燈罩巨大的黑
影投射在天花板上,在外頭雜紛的雨聲中,我聽見父親微弱的,機車發動的聲
音。他得出門顧蝦子,在這個夜裡,我總是輾轉無法成眠。

 我說,我這般無理而倔強的說:「不要再做了,把漁溫的工作停掉行嗎!
每每血本無歸,又弄得身心俱勞!」我明白,我清楚明白父親痛罵我的原因。
祖傳家業,一代又一代傳下來,難不成父親能就這麼放手?他的意見與我背道
而馳,母親看著我又看著他,一雙瞳中寫滿擔憂。閃爍不明的日光燈映在有些
斑駁脫落的淺藍壁上,父親鬢旁稀疏的銀白藏在黑髮間,竟扎的我雙眼泛酸。
沈寂如同潮水,漫在我們之間,漸漸淹沒整棟房屋,父親長長嘆了口氣,徑自
走回房。母親猶豫了會,追上了去。

 我坐回木凳,登時有些悔了。盯著圓桌上被磨蝕的幾不可見的花紋,我喃
喃重覆著:「對不起。」這件事就這樣擱了下來。決定尊重父親的想法,我努
力裝著不在乎,幾年來都是如此。直到有一天,父親和我說,他決定不再做漁
溫了,而這又是好多年後的事。

 寰宇鴻大,我們在其中佇立。
來路漫漫,去向蒼茫,路很長,在前行間,必有與他人意見相左之時。
須懂得放手亦須明白該堅持什麼。希移無垠,未來難以預料……